一念

原物:

可以转向啦

细草:

小满,是一年中最佳的季节,也是人生最佳的状态。 满,但不是太满;盛,但不是极盛。 

mokochen:

清晨

hasselblad 500c/m + kodak E100G


我们住在和顺古镇的深处。客栈在山坡上,每日踏着青石板路往山下走,路边是一片郁郁葱葱的竹林。经过洗衣亭、荷花池和沼泽地,前往古镇另一边的民居和集市。

八、九点钟是集市最热闹的时候。新鲜的蔬菜和肉类摆放在狭窄的街道两旁,当地人和游客熙熙攘攘穿行其间。我们决定抛弃旅行攻略,凭着自己的直觉去发掘美食。跟当地人一起围坐在小矮桌前,颇有八十年代风格的破旧搪瓷盆里盛放着美味的稀豆粉,学着当地人的样子用粑粑蘸着稀豆粉吃。最意外的惊喜是豆沙粑粑,豆沙被均匀地揉进糯米里,放置一夜后再用炭火烤热,就着稀豆粉,实在是美味!我喜欢这种微甜的滋味胜过酸辣的米粉粑粑。

饭后抱着哈苏边走边逛,非常幸运的,晨光里的这个画面撞进了我的取景框。

与美丽的风景相比,我其实更爱这俗世的人间烟火。




一个小孩把破椅子扔在路上就飞快跑了,过了不久来了一个老太太在花坛边放肆叫一只狗

细草:

江苏省昆剧院副院长 ,李鸿良 老师

铁路旁。
京广线穿过的小城市
有时像梦一样